• 石家庄绘制“农业强 农村美 农民富”美丽乡村新画卷 2019-04-08
  • 《习近平新闻思想讲义(2018年版)》出版发行 2019-04-01
  • 西藏拉萨两年4.38万人脱贫 2019-04-01
  • 账号:
    密码:
     
  • 返回: 赘婿

    第九一七章 冰与火之歌(五)

        三月初一的这个下午,宁毅与完颜宗翰碰面过后的狮岭前方,风走得不紧不慢。

        阵地前方的小木棚里,偶尔有双方的人过去,传递互相的意志,进行初步的谈判。负责交谈的一边是高庆裔、一边是林丘,距离宁毅扬言要宰掉斜保的时间点大概有一个小时,女真一方面正拼尽全力地提出条件、做出威胁、恐吓,甚至摆出玉碎的姿态,试图将斜保挽救下来。

        甚至于在只有双方两人的情况下,高庆裔还试图与林丘攀谈,先是试探对方的家境情况,后又试探性地许诺以重利,试图让对方释出某些底限的信息,但林丘不为所动。

        “我的家人,大多死于中原沦陷后的动乱之中,这笔账记在你们女真人头上,不算冤枉。眼下我还有个姐姐,瞎了一只眼睛,高将军有兴趣,可以派人去杀了她?!?br/>
        代替宁毅谈判的林丘坐在那儿,面对着高庆裔,语气平静而冰冷。高庆裔便知道,对这人一切威胁或利诱都没有太大的意义了。

        中原沦陷后的十余年,大部分中原人都与女真充满了刻骨铭心的血仇。这样的仇恨是话术与诡辩所不能及的,十余年来,女真一方见惯了面前敌人的怯弱,但对于黑旗,这一套便统统都行不通了。

        若然面对的是武朝的其它势力,高庆裔还能凭借对方的心虚或是不坚定,以难以抗拒的巨大利益换取偶然落在对方手上的人质。但在黑旗面前,女真人能够提供的利益毫无意义。

        这帮人在举世皆敌的时候就能够扔出“凛凛人如在,谁云汉已亡”这种充满绝笔味道的句子,宁毅十年前能够在西北斩杀娄室,能够在几乎是绝境的延州城头斩杀辞不失,到得眼下,他说会打爆完颜斜保的人头,就能打爆斜保的人头。

        “……中原陷落,你我双方为敌十余年,我大金抓的,不止是眼前的这点俘虏,在我大金境内依然有你黑旗的成员,又或是武朝的英雄、家眷,但凡你们能够提出名字的皆可交换,抑或是将来由我方提出一份名单,用以交换斜保?!?br/>
        女真大营方面一番合计,最终又由高庆裔提出了这份建议“我知此事若要进行,必然旷日持久,但只须留下斜保性命,以他与大帅的关系,我方无事不可商量。何必非在今日杀了他……此事你不能决定,望转达宁毅,由他再做决断?!?br/>
        阵地前方传令兵来来去去,各式各样的提议与回应也来来去去,女真大营内的众人并未浪费这气氛压抑的一个时辰,一方面众人在提出种种可能让黑旗心动的条件——甚至于将可能有价值的华夏军俘虏名单迅速地回忆起来,送去阵地前方给高庆裔作为筹码;另一方面,营地内部的各种讯息,也一刻不停地往周围发出。

        宗翰站在营帐前方,远远地看着对面那高台之上的身影,阴霾的天色下,参差的白发在空中舞动。

        时间正一分一秒地逼近酉时。

        华夏军营地之中,亦有一队又一队的传令兵从后方而出,奔向仍旧疲倦的各个华夏军部队。

        “……告诉高庆裔,没得商量?!?br/>
        有第六份协商的提议传来,宁毅听完之后,做出了这样的回答,随后吩咐参谋部众人“接下来对面所有的提议,都照此回应?!?br/>
        “是不是让他们不必再将提议传回来?”

        “当然有必要传回来?!贝幼簧掀鹄吹哪闩狭舜笠?,“传讯的本身就是一种试探,为了救斜保,女真人方面提出的筹码,不是还有不少我们不知道的情况吗。另外,也该给他们一点希望?!?br/>
        他说着,从房间里出去了。

        沿着战场间的道路穿过山岗,穿过严阵以待的华夏军阵地,宁毅沿着阶梯踏上简易的木台。斜保正被押在上头,他满脸是血,口中缺了几颗牙齿,眼角也被打破了,正被绑在台子上跪着。斜保是块头极大的北方汉子,纵然被打得狼狈,此时目视前方,其实也有一股刚烈悲壮之气在。

        阵地的那边,其实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女真大帐前的身影,完颜宗翰在那边看着自己的儿子,斜保在这里看着自己的父亲。

        宁毅站在一旁,也远远地看了片刻,随后叹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“是啊,战争这种事情,真是残酷……谁说不是呢?!?br/>
        他说着,掏出一块手帕来,很是敷衍地擦了擦斜保眼角的鲜血,然后将手帕扔掉了。女真营地那边正在传出一片大的动静来,宁毅拿了个木架子,在一旁坐下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那边提了很多交换的条件,希望把你换回来,你的兄长正在调兵遣将,想要正面杀过来救你,你的父亲,也希望这样的威慑能有效果,但他们也知道,杀过来……就是送死?!?br/>
        木台下方,兵戈肃杀,华夏军也早已做好了迎战的准备,并没有因为对方可能是虚张声势而掉以轻心。

        斜保扭头望向宁毅,宁毅将堵住他嘴的布条扯掉了,斜保才操着并不熟练的汉话道“大金,会为我报仇的?!?br/>
        宁毅摇了摇头“摆在你们面前的最大问题,是怎么从这座山里跑回去。劳师远征,深入敌人腹地,再往前走,你们回不去了,我今天在你父兄面前杀了你,你的父兄却只能选择后撤,接下来,女真人的士气会一落千丈,一个不好,你们都很难退回黄明县和雨水溪?!?br/>
        斜保的目光微微的愣了愣,他被押上这高台,对于接下来的命运,或许有所想象,但宁毅轻描淡写地告诉他将死的事实,多少还是对他造成了一些冲击。过得片刻,他哈哈笑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宁毅目光淡漠,他拿起望远镜望着前方,没有理会斜保此时的大笑。只听斜保笑了一阵,说道“好,你要杀我,好!斜保轻敌冒进,损兵折将铸下大错,正该以死谢罪,宁毅你别忘了!我大金基业是在何等弱势的情况下杀出来的!正好用我一人之血,振奋我大金的士气,破釜沉舟哀兵必胜,我在九泉之下等你!”

        “不要动不动就说什么哀兵?!蹦惴畔峦毒?,“所谓哀兵必胜,是让所有的士兵明白,自己处于劣势,而且不拼命只会更惨才会出现的事情。你们昨天还觉得老子天下第一,抢钱抢粮抢女人要回去享受,你带着三万大军要过来杀了我,今天忽然就说你们不是天下第一了,而且要成哀兵。哀你母亲,把这个事情说出来,大家不炸营逃跑就怪了?!?br/>
        “望远桥之战,三万人一战尽墨,你们正面已经没有机会了,但眼下知道这一点的,只是你父兄和高层的少数人。你父亲是有认清现实的魄力的,会死多少人才是他需要考虑的事情。当然,我希望你的父兄倒真的能被激起哀兵之志,为大军殿后留在这里,能杀你们一家三口,我心里就舒服多了?!?br/>
        他说到这,拿着望远镜又笑了笑“你用兵的风格粗中有细,脑子还算好用,我说的这些,你一定都明白?!?br/>
        斜保沉默了片刻,又露出带血的笑容“我相信我的父亲和兄弟,他们乃盖世的英雄,遇上何等难关,都必定能走过去。倒是宁人屠,要杀便杀,你找我来说这些,犹如小人得志,也实在让人觉得可笑?!?br/>
        宁毅不以为侮,点了点头“参谋部的命令已经发出去了,在前线的谈判条件是这样的,要么用你来换华夏军的被俘人员……”他简单地跟斜保复述了前方出给宗翰的难题。

        “如我所说,战争很残酷,看看你爹,他一路筚路蓝缕,走到这里,最终要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,你也是一生拼杀,最后跪在这里,看见你们女真走进一个死胡同……西南之战无果,宗翰和希尹回到金国,你们也要变成宗辅宗弼嘴里的肉了。但是有更多的人,在这十多年的时间里,经历了远甚于你们的痛苦?!?br/>
        “父亲看着儿子死,儿子为父亲收敛骸骨,夫妻分离、全家死光……在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,让你们感受到痛苦,是我个人,对死难者的一种尊重和怀念。出于人道主义立场,这样的痛苦不会持续很久,但你就在绝望里死吧。宗翰和你其他的家人,我会尽快送过来见你?!?br/>
    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斜保明白过来,张着嘴笑起来,“说得没错,宁毅,就是我,杀过你们很多人,无数的汉人死在我的手上!他们的妻女被我奸淫,有的是一起干的!我都不知道有没有干到过你的亲人!哈哈哈哈,宁毅,你说得这么心痛,肯定也是有什么人被我杀了、干了的吧?说出来给我高兴一下啊,我跟你说——”

        他说到这里,正要做出兴高采烈的样子往下继续说,宁毅伸手捏住他的下巴,咔的一声将他的下颌掰断了。

        斜保面目扭曲而狰狞,疼得浑身发抖,宁毅拿出擦了擦手上的鲜血与口水“是啊,打仗就是这个样子,输了的人输掉所有,赢了的人,也只是赢来了坐在这里缅怀战友的机会,你说的……有道理?!?br/>
        他望着远方,与斜保一道静静地呆着,不再说话了。过得片刻,有人开始大声地宣判斜?!吧比恕?、“奸淫”、“纵火”、“施虐”……等等等等的各种罪行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高庆裔将拳头砰的砸在了木桌上“若然斜保死了,我方才说的所有在大金幸存的华夏军军人,全都要死!待我大军北归,会将他们一一杀死!”

        林丘点了点头“我们还有两万人可以换?!?br/>
        “除了斜保,谁都不换!你速速去告诉宁毅,若杀了斜保,我让你们追悔莫及——”

        “好?!绷智鹫倮创畋?,“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,我让他一并转达?!?br/>
        “斜保不能死——”

        高庆裔的呼喊声,几乎要传到对面的高台上去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女真的营地当中,完颜设也马已经聚集好了部队,在宗翰面前苦苦请战。

        “……若那些口舌上的谈判未果,宁毅说不定便真要杀人,父王,不可将希望全托付在谈判之上啊,儿臣原亲率军队,做最后一搏……救不下斜保,我从今往后都无法安睡啊父王——”

        宗翰背负双手,望着那高台,双唇紧抿,一言不发。

        韩企先等人并不在这大帐外,他们正在宗翰的命令下对大军做出其他的安排与调配,无数的命令紧张地发出,到得临近酉时的一刻,却也有人从营帐中走出,远远地望向了那座高台。

        虽然在过往的数年里,华夏军早就有过对女真的各种恶意,但在战阵上杀死娄室、辞不失这类事情,与眼下的情况,终究还是有所不同。

        当着宗翰的面,杀死他的儿子斜保,这是侮辱也是挑衅,是过往数十年间整个天下不曾发生过的事情。宗翰的儿子,在宗翰未死之前,是可以牵涉无数利益的筹码,毕竟在过往数十年里,宗翰是真正碾压了整个天下的英雄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西南昼长,临近酉时,西沉的太阳破开云层,斜斜地朝这边吐露出苍白的光芒,望远桥、狮岭、秀口……宁毅与指挥部的命令正在一支又一支的部队中传递开来。

        “……望远桥一战后,女真人前行之路已近,接下来必谋其退路,但我军各部不可掉以轻心,在最具可能性的推演下,女真人必将组织发动一场大规模的进攻,其进攻目的,是为了将汉军部队调动至最前线区域,而将女真部队调动至后撤最佳位置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故你部各队都须做好承受进攻的准备,不排除将遭遇女真精锐假戏真做、破釜沉舟的可能性。而在做好准备打消敌第一波进攻的同时,组织精锐做好一切前突、歼灭之规划,由秀口至雨水溪,狮岭至黄明,在未来数日内都将成为歼灭战之关键区域,必须坚决做好战斗决心与规划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对汉军部队,采取以招降、驱赶、策反为主的战略,对于各处要道、关隘要进行坚决的穿插切断,与敌军抢时间、断其退路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情报、斥候各部,动用一切力量,联络、接洽、策反一切可能反正之汉军将领,即便不能策反的,也要将此战状况清晰有力地传递到对方眼前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二师二旅,在接下来的战斗中,负责击溃李如来所部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五师,负责进攻前方达赉所部军队,配合渠正言、陈恬所部往雨水溪方向的穿插挺进,尽量给敌人造成巨大的压力,令其无法轻易转身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望远桥各部……”

        各种各样的命令,由指挥部到师、由师至旅、由旅至团,一层一层一级一级的分发下去,在望远桥之战结束后的此刻,各个部队都已经进入更加肃杀、蠢蠢欲动的状态里,刀枪磨厉、枪炮上膛、望远桥附近的河面上,看守俘虏的船只巡弋而过……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夕阳从山的那一端照射过来。

        小棚子里,高庆裔屏住了呼吸,那边的高台上,宁毅已经下去了。阵地另一边的营地大门,完颜设也马披甲持枪,奔出了大营,他奋力奔跑、大声呼喊。

        大帐前的宗翰双目不瞬,一动不动,握紧了双拳。许多人从不同方位朝那边看过去。

        不少人心中其实还有侥幸,或许这是宁毅的故作姿态。

        或许,他会将斜保留下来,换取更多的利益。

        或许,他让斜?;钭?,彼此都能多一条路。

        毕竟,这是国战,理智的领导人,都该多留一丝余地。

        长长的火枪枪管对准了斜保的后脑勺,夕阳是苍白色的,夕阳下的风走得不紧不慢。

        砰——

        ——

        ——

        斜保的脑袋爆开了,身体倒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有怒吼与咆哮声,在战场之中响起来,女真营地之中人声爆开了。宁毅听着这愤怒的咆哮,这些年来,有过无数的愤怒的咆哮,他闭上眼睛,长长呼吸着这一天的空气。

        “把人头……送给他爹……”

    贵州快三遗漏 www.ass76.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











  • 石家庄绘制“农业强 农村美 农民富”美丽乡村新画卷 2019-04-08
  • 《习近平新闻思想讲义(2018年版)》出版发行 2019-04-01
  • 西藏拉萨两年4.38万人脱贫 2019-04-01